咸高军:赏得残荷心坚强

发表时间:2020-03-26 10:38作者:咸高军来源:淮游网

“大风+降温+降雨”,这个周末,冷空气带着它的三合一套餐来了!仅仅一日不见,秋裤没了,冬袄穿起来了!许多人还带上了帽子,围上了围巾,就这样,还直呼冷!

我不冷。寒风一到。我便去赏荷!不过,我赏的不是亭亭而开的荷花,而是即将枯萎的残荷。荷花盛开的季节,花和叶都很温柔。荷叶层层叠叠,仿佛要铺向天际。一枝一枝的荷,灿然绽放,优雅清秀。那时的荷恰如人的年青,光鲜着呢!赏的人当然多。而我赏的残荷已是人生暮年,斑驳的光影里,孑然而立,颇为孤独,赏的人少。只是偶有一俩个人驻足。赏残荷,一如残荷赏我。那一刻,正如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感叹,“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”。

对我来说,赏残荷是这两年才有的习惯。家乡淮安是水乡,湖边、河边、池塘边,不经意的地方处处有残荷。但若不是刻意来赏残荷,人们往往会忽略不见。只有怀着情愫,专门来寻觅它的人,在冬日里,在寒意初起时,才能赏到残荷的另外一番景象。

我赏残荷的地点相对比较固定。一个是扶贫的水乡流均;一个是桃花垠的周恩来纪念馆。

流均是一个漂浮在水上的乡镇。来到流均,满目尽荷。不禁想到了南唐中主李璟的诗:“菡萏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。”两年前,当我在荷田边,见到我的帮扶对象——聋哑的老阮时,望着他饱经沧桑的脸,再看看凋残了荷叶,内心隐隐酸楚。而老阮却阳光得很,他使劲地握住我的手,然后,只见他用那布满老茧的手指上下比划,接着,拍拍胸脯,又朝我竖起大拇指。我正茫然。一边的村干部告诉,他在欢迎我,说有我的帮助,准备利用荷田做藕的文章,他相信,日子一定会慢慢好起来。这不,此后他承包了好几亩荷田,产藕、卖藕、加工藕……收入一天好似一天。想到这些,眼前又倏地浮出残荷的画面:疏影横斜,一支残荷自然的直立在水田中央。老阮,虽然年过半百,身有残疾,但他的乐观,不经意形成了一种残荷的美。

到桃花垠赏荷,是一年四季的事。家住桃花垠畔,赏桃花垠内的荷,是极为自然的。从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到“菱叶萦波荷飐风,荷花深处小船通。”从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。”到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从“坐看飞霜满,凋此红芳年。”到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”桃花垠的荷,我是时时在看。看荷,如同看伟人周恩来。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周恩来用一生的光明磊落和无私奉献演绎了远祖周敦颐的千古名篇《爱莲说》中以莲喻“廉”的为官之德与为人之品。2018年,在发射淮安号“恩来星”时,我曾精心选取了周恩来各个时期的照片共120张,上传到卫星上。那时,我看到生活在故乡淮安时的周恩来,工作在黄埔军校时英姿勃发的周恩来,长征时大胡子的周恩来……特别是病中还在筹划“四个现代化”的周恩来。那刻,我想到了荷!周恩来的一生与荷何其相似。青年芳华,与荷一样绽放风采。而病中的周恩来极像残荷。虽然凄清冷落,却又好似有一种生命的力量还在固执地坚持着最后的顽强。

这或许是我独爱赏残荷的原因。你想,暮秋,也许是初冬,清雅脱俗的荷花已经不见了踪影,大片的荷叶和衰败的荷茎,依旧固执的在水面上坚守着,荷叶已经退去了翠绿的色彩,有些微微的卷曲着泛黄的叶边,有些已经变得干枯垂落。表面上是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其实,在这秋冬季节,看着这一角荷塘,亦或是一片荷田,你好好沉思,是不是有了一份冷峻深邃?那残荷貌似萧条的背后,是否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暗香在浮动?透过那寥落的一角残荷、一片残荷,你是否看见了一种生命的悲壮与凄美?

四季流转,人生如寄。一年一次,一期一会,人世中的相遇都很珍贵,人生中还能有多少个一期一会呢。冬日,希望你能记得去看残荷。若此,这荷,或许可以让我们身在浮世,心向坚强。

作者简介:咸高军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淮安市作家协会会员。曾出版《杏坛放歌》《教海扬帆》《我们的课堂在长征路上》等散文集、诗歌集、报告文学集、教育专著20余本,在《中国教育报》《辅导员》《扬子晚报》《淮海晚报》及中国诗歌网、北京新闻网等50多家期刊、网络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。近年来,创作的《春天,我到桃花垠看你》等多篇诗作被省内外举办的朗诵会诵读,深受读者、听众喜爱。
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游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淮讯
淮旅
淮食
淮史
淮文
淮艺
淮教
淮商
淮频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