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 

套 路(小小说)

发表时间:2021-10-25 19:01来源:淮安文化旅游网

作者:刘广波

老马是个倔老头,遇事总爱讲个道理。这些年老马远走他乡一直在外面靠打工维持生计,左邻右舍见到他比见领导还难。

最近,老马心烦意乱,扰乱他情绪的是村里电工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,一意孤行地将他家的电表拆下来后换成了插卡的新电表,而且还要让他缴纳近千元的电费。这下老马不干了,旧电表被电工私下处理掉了,至于怎么处理的、卖了多少钱他就不想太计较了,主要是原先的底数他不掌握,突然多出这么多费用令他不可思议,更无法接受。

那天,老马从千里之外专程赶了回来,他找到乡村两级干部陈述了自己的理由和诉求,结果任何一方都没有给他满意的结果,老马陷入了痛苦的旋涡,且到了食之无味的境地。夜深了,寒气直往骨头里钻,长期没人居住的老房子更是暖意缺失,老马翻来覆去像猫爪挠心,远方的工地上天天打电话催他早点回去,耽误一天都是好几百元的损失,而眼前的棘手问题又一时找不到解决的方法。“到北京上访!”有人随口这么一溜,让老马顿时有了一种醍醐灌顶、热血沸腾的感觉,觉得真是个不错的主意,决定去讨个说法。

做饼子、买大衣、借盘缠、复印资料……回到家里,老马悄悄地进行着上访的一切准备。他不想像以前上访的村民一样,还没走出县城就被乡村的干部抓了回来。

“不好!老马进京上访了!”乡里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灵通人士的口信,一时间,从信访办公室人员到乡党委书记个个如临大敌。“现在到哪儿了?乘坐的什么交通工具?有没有联系方式?”乡党委书记听完汇报后急切地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,在场的个个都面面相觑摇头置否,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补了一句“关键是没有人认识他。”气氛一下子变得更为紧张。当下最头疼的事莫过所有截获访人员都没有知道老马长什么形象、多大年龄、身高多少。

在边向上级汇报中乡村已经确定人员做好了到北京截访的思想准备。在信访领域,只要有人进京上访的信息被相关部门登记就要通报到所在省市县,根据排名情况,年终严重影响考核,不少地方提出了“小访不出乡、大访不出县”“整合资源多措并举,解决疑难创造和谐”的口号,还组织了专门工作人员在进入省城和北京的车站、路口以及相关部门大门口或设卡拦截,或守株待兔。

“醒醒……醒醒,北京到啦。”随着驾驶员一声吆喝,老马从睡梦中醒来。十多个小时的颠箥,终于到了北京长途汽车站,那一刻老马仿佛看到了曙光。人流如织,老马手疾眼快拿着行李跟着出站的队伍径直往外走。伫立在出站口,正当他东张西望正准备前往目的地时,突然一个中年男人狠狠地撞了他一下,老马打了个颤粟。撞他的人非但没向他赔礼道歉,反而对他怒目相向,指责他会不会走路。“奶奶的,撞人还有理由了。”老马怒火中烧,不由得在心里谩骂起来,他不明白怎么到哪儿都被欺侮?他一个劲步冲上前去跟撞人者争吵了起来,老马攥指成拳,关节发出咯咯响声。

一个、两个、三个,围观者随即多了起来,“老乡,听你口音好像是苏北那儿的人啊?”人群中有人关切地问老马。他乡遇故人,如同见亲人,老马放松了警惕。“我是淮安涟水的”。“来北京是不是想找活干的?”几个人一边劝架,一边用责怪的口吻痛批了撞人者的态度,见到好心人帮腔,老马有了靠山,说辞也有了底气。其中一个中年汉子面带笑容跟老马说道:“咱们是老乡,你跟我们走吧,一个人在外地,还是小心为好啊!免得吃亏。”起来,否则,事情往后发展指不定是个什么结果呢!“我是来办事的。”设防渐缷的老马用一口标准的方言把心中的想法和怨气和盘托出,并背着行李跟那几个人走出了车站,不一会儿便来到一个半地下室的招待所,当晚他就被在那里等候的乡村干部的带了回来。

从见到乡村干部到回到家中,老马至今也没搞懂自己怎么这么快速、这么精准被逮住的,特别是自己平白无故地怎么就遭到那人猛力地一撞?后来,他想方设法才得知那是故意为之的把戏,其真实身份是隔壁地区信访工作人员,这是实践中探索出的两个地区联手截访的一种工作经验。

编辑 彭稞
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游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淮讯
淮旅
淮食
淮史
淮文
淮艺
淮教
淮商
淮频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