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桥老街

发表时间:2020-06-17 16:13作者:管传生来源:淮安日报

从记事起平桥街从早到晚都是繁华的,去一趟街也是我最向往的。似乎每月都要去一次,因为除夏天外,每月一定要去街上的浴室洗一把澡。那时街道比现在的要短些,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二。最北面就是工具厂,院子很大,里面堆满了收来的废铁,有十几个工人抡着铁锤将烧红的铁块打成各种工具,谁家需要一把好刀,要到这里特意加工也行,因此在这里上班也是很自豪的。向南走两边居住着十几户住家,住家中间差不多就是浴室了,浴室也就四十多平方,门是布帘的,在木椅上铺上大浴巾,也就是雅坐了,每一天,从开门营业到最后一名顾客离开,这里头一直充满着暖融融的气息,服务人员也就三两人,有一个姓周的老师傅非常友善,脸上始终带着微笑,他跟每个来的顾客打招呼,就是我们小孩也不例外。再向南走是收购站,也是我们光顾最多的地方,我们总是将找到的蝉壳和其它废品送到那里,也能得到几个属于自己的零化钱。

当然要提供销社,那里是我们看得多买得少的地方,但有个地方确实给了我无限的快乐——卖文化用品的门市有租书的,尽管品种不多,如《铁道游击队》《闪闪的红星》等,但能经常借到也不是容易的事,因为那也是要付几分钱的。最南边就是大会堂了,那是镇政府集中开会的地方,全是木凳子,偶尔也放些电影,多是战争题材,到了春节,县淮剧团过来演出,给整个小镇增添了节日的气氛,每天要演两三场,因此,大会堂门口经常挤满了等待进场的人。

街东面中间有个税务所,也就几个人上班吧,自产自销的小贩收税不多,主要还是收缴猪行交易的费用。最南面就是平桥人心目中的“五星级大酒店”——平桥饭店,这也是镇上唯一的饭店,主要是住宿,到饭店的本地人并不多,更多的情况是有客人到了,自带餐具进店,烧个平桥豆腐、百叶、杂烩之类招待客人,这种情况一年也没几次。每年春节前,店里会在腊月开始做平桥大糕和果子,那时绝没有现在担心的地沟油,所以非常香甜可口,但数量有限,想买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后来,街道由过去的泥地变成了沙石路面,两边的住房改造门面,经营各种生意,老街从南到北一天到晚都熙熙攘攘,街面很窄,汽车是不容易进去的,那时没有任何招牌和广告意识,招揽客人的最普遍方法就是尽可能的把货物摊子向路中心靠,不时有因踩脚而引发的矛盾,当然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吵上两句就会有认识的人出面调解,还有吵出了交情的。难解决的是为摊位的大小而发生的争执,这可没办法调解了,最后大家形成了共识,按先后次序,谁先到谁就先占着,后来的也就没什么话可说,只有暗下决心明天一定早来,那时七乡八镇都到老街来赶集,最多的是林集和三堡。

对现在的平桥人来说,老街已经失去了商用价值,无论是清晨还是白天,老街都是那样的安静,偶有汽车经过,鸣一两声喇叭,才稍有一点吵闹的感觉。由于新街的建成和不断扩大,大多店铺都迁走了,留在老街的没几家了,屈指可数,一个做秤的吴记衡器店,一个葛记饺面店,管记杂货店,还有一个书店,一两家诊所,还有街北头露天摆放的缪记钟表修理行,他们几十年门面没装饰过,店面无招牌,而且经营项目一目了然。比如,葛记饺面店多年来经营的就是三样,饺子、馄饨、阳春面,最多只加一个馄饨面,但每天生意都很好。他们不愁客人不来,他们凭的是诚信和好味道,他们以独有的方式延续着老街的历史。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游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淮讯
淮旅
淮食
淮史
淮文
淮艺
淮教
淮商
淮频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