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树园

发表时间:2020-06-17 15:26来源:淮安日报

在老淮安人的记忆中,有一处难忘的景点——桑树园。其实就是一大片桑树。别小看它,它可是老清江市变迁和新淮安城发展的见证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桑树园,可算是市中心的“绿色氧吧”。它东南与淮阴师范学校隔墙相望,东北与市第二招待所一路所隔,西边则是清江中学,东边是现在的承德路。正是处在市中心的地理位置,它成了我们童年和少年时代经常光顾的地方,尤其是每年暑假。

43.jpg

在物资匮乏的年代,苹果、梨、香蕉等水果是生活中的奢侈品,那年代连温饱都未解决,吃水果几乎是奢望。而市中心桑树园中的桑枣,则填补了我们吃水果的空白,且是免费的。那红的桑枣酸中带爽,紫的桑枣甜入心胃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至今想来还直咽口水。

当然,进园摘桑枣也曾遭过“打劫”。一次,和同伴晓克在采摘桑枣装满口袋准备回家时,遭遇一帮住在木器厂附近(现市移动公司北边)的“胡二腻子”(有些痞的孩子),他们拦住我俩,让交出桑枣。我当时不肯,并捏紧拳头,做好了打架并保护“战果”的准备。此时,只见晓克在乖乖掏出桑枣的同时,朝我挤了挤眼。是啊,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只有和他一样,当了“俘虏”。想到桑枣被抢,实在心有不甘。回到家后,及时向我们的“老大”(童年玩伴)董园进行汇报。“哦,还有这等事,明天我们一起去桑树园会会他们。”第二天下午,在董园的带领下,我们一共去了八人。到桑树园后,一棵树一棵树的寻找,还真找到了其中的几人。还未等我们动手,对方就主动承认了错误。一个叫季三的在掏出所有桑枣后连声打招呼:“对不起,有眼不识泰山。”并且,他愿意用劳动赔偿我和晓克的损失。董老大问我咋样,当我看到对方诚惶诚恐的样子,也就心软了。得饶人处且饶人,我喃喃说道:“放他们走吧。”

数年后,我高中毕业当兵入伍。分到连队后发现竟和当年的“胡二腻子”季三在一个班。那段桑树园的经历,让我们“不打不相识”,从此我俩成了床靠床的好战友,割头不换的亲兄弟。

当年的桑树园中吸引我们的还有桑叶。因为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喜欢和同伴一起养蚕。蚕,像现代年轻人养狗养猫一样,成了我们当年的宠物。蚕的来源主要是桑树园里蚕种厂换桑叶时遗留和淘汰的蚕宝宝。我最多时曾养了一百多条。看着蚕宝宝四次换衣的可爱模样,吐丝结茧的辛劳,破茧下仔的欢快,着实是一种视觉和精神上的享受。不过养蚕需要桑叶,随着养蚕数量的增加,居民院里及周边路旁桑树上的树叶已所剩无几。当看到蚕宝宝饿的仰头直晃时,就想到了桑树园。可当年桑树园的桑叶是公家的,禁止采摘。于是只有等到下半夜去“偷”了。“偷”一次回来放在脸盆里用湿毛巾盖上,可以解决蚕宝宝几天的口粮。有一天中午,桑叶又没了,看着蚕宝宝饿得可怜样,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来到桑树园就摘起了桑叶,被看园的逮了个正着。他们将我带到蚕种厂后,在如何处理上,有点犯难。罚款吧,除了裤头、汗衫,放桑叶的书包,以及露出脚趾头的破布鞋外,没啥可罚的,批评教育吧,又感觉太轻。这时,有位老职工出了个馊主意:“让他背‘老三篇’吧,背上走人,背不上关他一天。”可他们怎么也未想到,背书是我的强项,不要说“老三篇”,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《论持久战》我也几乎倒背如流。于是,我闭起眼睛像唱歌一样:“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……”。《为人民服务》还未背完,在场的人就有点不耐烦了,“算了,你背得很好,可以走人了。”

桑树园留给我们太多难以抹去的记忆。如今,桑树园已成历史,取代它的是淮安汽车总站和市体育运动学校(日前又被清河小学取代)。它的四周已成为今天淮安市最大的商业集中区,苏宁电器、金鹰、新亚、五星等,鳞次栉比的楼宇里再也寻觅不到那抹绿色。在它的旁边,城市有轨电车正在以游龙的姿态载着淮安人民一路前行……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游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淮讯
淮旅
淮食
淮史
淮文
淮艺
淮教
淮商
淮频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