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庐照相馆

发表时间:2020-06-17 10:27作者:胥全迎来源:淮海晚报

“文革”前,清江市数得过来几家照相馆。一是水门桥北、淮海路西的时代照相馆,二是东大街工人文化宫门东的曙光照相馆,三是最有名气的人民南路的亦庐照相馆。亦庐照相馆在“文革”期间改为工农兵照相馆,上世纪八十年代又改回亦庐照相馆的名称了。

记的一二年级的时候,我们经过亦庐照相馆,不认“亦”字,读为“赤”字,就读成“赤庐”照相馆了。我想,那个年头肯定有不少像我一样的白字小先生。到现在,我们一起的小伙伴,在提到此照相馆时,有时还调侃称为“赤庐”照相馆呢!

亦庐照相馆,坐落在现清江影城的对面,门朝西,两层楼房。楼下柜台和工作室,楼上摄影棚。那时摄影棚里有三四种绘画的布景。有带楼台亭阁的,如北京颐和园;有带现代楼房的,如上海外滩;也有室内的,如中西式家居等等,反正是根据客人需要配置布景。

“文革”中,大都用天安门广场作布景,手持红宝书,照出来还真像是站在天安门广场一样呢。照相馆摄影棚里灯光齐备,什么强光弱光、顶光正光侧光背光、红灯黄灯蓝灯,一应俱全。摄影师将头伸进用黑布围绕着的高架照相机前,几番调整位置和姿势后,手握气囊开关,将客人目光吸引过去。尤其是有小孩照相的,摄影师手中还要拿着玩具逗着玩,说“笑”,咔嚓一声!照好了!

有两次在亦庐照相馆照全家福的记忆很深。

我家于1966年10月份去亦庐照相馆照了一全家福。那是上海的堂姐和沛县的堂姐一起来淮,父亲很高兴,就去亦庐照相馆照了全家福。我们全家七口,加上两个堂姐和大堂姐的女儿,一共十口人。随后,我和哥哥、弟弟三人单独合影一张。照片上,哥哥14岁,左臂上戴着红卫兵袖章。我11岁,比哥哥矮一头,胸前系着红领巾。弟弟6岁,矮我一头,无组织。这两张照片,今天看来十分亲切和珍贵。

1981年秋天,我们全家又去亦庐照相馆照了一张全家福照片。我的父母亲,哥哥、嫂子和小侄儿,我和夫人、大妹妹和妹婿、弟弟和弟媳、小妹妹。一大家子欢欢喜喜很开心。这张照片,我父母亲一直悬挂在家里最醒目的地方,天天看。我们回家也经常看上个半天。

我和夫人的结婚照也是在这里拍摄的。那是1981年的春天。那时候已经兴租婚纱拍照了。我是租的西装,夫人租的白色婚纱。一套照片有横式双人近景合照,有立式全身合照;有小尺寸的,还有放大的;有黑白的,也有人工上色的。虽然没有现在数码彩色效果好,但也别有一番情调。这一套结婚照,我十分珍惜并保存完好。

从那以后,因为单位有照相机,基本上不去照相馆照相了。在1985年我电大毕业时,要交证件照办毕业证,我又到亦庐照相馆照了一张黑白证件照。我对这次像片的效果十分满意,刷了一次又一次,作为证件照用了好长时间。呵呵!30岁,正当年的帅哥呀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公园百货工作时,我一同事的姐姐和姐夫都在亦庐照相馆工作。她姓马。我的同学赵春鹏,工作分配到市饮食服务公司,照相馆就属此公司的。赵春鹏在时代照相馆和亦庐照相馆都工作过。所以,我去亦庐和时代照相也有人照应着点。

时代飞速发展,随着数码摄影时代的到来,传统胶片摄影逐渐淡出市场。柯达、富士和乐凯生产厂于2012年前后分别宣布破产或者停产。老清江的三个照相馆也从市民的视野中消失了。

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淮游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工作人员,过期则视为认同。本网客服QQ:3185251323。
最新资讯
淮讯
淮旅
淮食
淮史
淮文
淮艺
淮教
淮商
淮频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