淮史

08/21

2021

■朱爱民在今天的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渔沟镇西部有一个村庄,村西头的房屋坐西朝东,是包姓宗亲居住,叫包庄。东边是朝南的庄子,是何姓家族居住,二庄村舍毗连,人丁旺盛,世代联姻,休戚与共,统称包何庄。全庄没有地主,有几家富裕中农。何庄门前是苏北农村标准配置的一条横贯全庄的河塘。河塘南边是一所完全小学。东南有一座七孔桥。南边不远是徐州到淮阴的公路,在家门口可以看见汽车来往。二十世纪前期的中国农村,既是...

06/22

2021

白酒,作为一个穿越中华历史的文化符号,它诉说着一个民族的图腾情结,演绎着东方大国的生活方式,也寄托着炎黄子孙的精神理想。一杯白酒饱含7种文化演绎7种精彩喝下去的是粮食精粹升腾出的是千古情怀壹:种植文化众所周知,中国古代是农耕文明,土地与粮食在中国人的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!酒是从一粒粒红彤彤的高粱与沉甸甸的麦穗开始的。它们伴随着这块土地从蛮荒到文明,成就了一条永远流淌的生命长河!《本草纲目》有“...

05/25

2021

——从带“淮安州”铭文的古城墙砖说起新城许多建筑工地出土的旧城墙砖中,有端面铭文为“淮安军”的,更多的则为“淮安州”。见到它的年轻人不禁萌生一连串疑问: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,在古代不是称“楚州”吗?到明代才置“淮安府”,怎么又冒出“淮安军”“淮安州”来?用“淮安”做地名,最早发生在什么时候?众所周知,“楚州”之名始于隋、唐。可能较少人知道唐天宝初(742—755)曾一度改楚州为“淮阴郡”,郡治...

05/24

2021

作者:林启东小编荐语:历时八年,2021年初,林启东老师《吴承恩故里.河下古镇》图典由浙江摄影出版社出版。作为编辑、画家、摄影家的他,为何情有独钟于河下,听林老师在书的后记中的深情表白——我与河下的情结,缘于六十年前童年时代,曾在那里渡过两年快乐时光。那年我十二岁,父亲因工作调动,从南京举家来到淮安,住在与河下隔河相望的湖心寺。那里鸟语花香,风光旖旎,人称“湖心公园”,是原江苏省第二干部疗养...

05/13

2021

“麒麟”之名,深受企业的追捧。近期,手机行业巨头华为公司正在申请注册“麒麟处理器”商标。此前,华为还用“麒麟”为公司的高端芯片命名。麒麟,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兽,是应龙的孙辈,在中国民间信仰中具有极高的地位。“麒麟之才”、“麒麟才子”往往被形容为才华过人,德才兼备的杰出之人。在崇尚历史和传统的白酒行业,很多名酒都爱喜爱用“龙”、“凤”等瑞兽。或给品牌直接命名,或贴上酒瓶包装,本质上是迎合市...

03/31

2021

——淮城街道瞻岱社区启动党史学习教育3月25日,淮安区淮城街道瞻岱社区党总支组织党员干部来到淮安烈士陵园,缅怀革命烈士丰功伟绩,学习他们甘洒热血写春秋的牺牲精神,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实景课堂教育。下午三时许,他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肃立在烈士纪念...

09/16

2020

中 间:孙  智   黄玉兰左 起:李 将   汤剑飞  赵庆生  徐 源   张洪斌   李梅芳   蔡国华   方向东 2020年9月13日上午八点四十,《河下往事》编辑部成员如约来到银河公馆孙智先生的家,来听听孙智先生聊聊他的父亲,河...

09/06

2020

2020年9月4号下午三点,初秋的阳光一点不逊色于盛夏。顶着炽热的太阳,《河下往事》编辑部成员拜访老河下人张大铭先生。张先生今年78岁,毕业于原南京教育学院,后从事教育工作,曾是原江苏淮安中学的教务主任。作为河下人,张先生对河下的街街巷巷,...

08/22

2020

2020年8月18日下午,淮安区淮城街道环城社区征集文史《史说天妃宫》(暂定名)座谈会在环城社区村委会会议室举行。淮城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主任牛延华,环城社区党支部书记吕强,淮安区诗词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卢顺贞,淮安文史研究者樊国栋、陈勇、高建...

08/17

2020

淮安“天妃宫”位于淮安区西门外里运河畔淮城三湖之一的“月湖”之上。灵慈宫即天妃宫,为漕运而建,旧名紫极宫,宫前环池植柳,名万柳池,名胜有天妃桥、升仙桥、双仪亭、三仙楼等。宋嘉定年间,楚州安抚贾涉重建。后毁,元至正又建,明宣德年间改名“天妃宫...

08/12

2020

——在首届《河下往事》座谈会上的发言尊敬的各位乡贤:我衷心地感谢赵庆生先生邀请我参加首届《河下往事》座谈会,使我有机会,非常荣幸地与各位乡贤相识。赵先生还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向各位贤士,作《落叶情》编写情况汇报,我真有点为难,因为我是搞水利的...

07/31

2020

他出生于中医世家,却走上美术创作道路。他心系社会,创作了多幅周恩来总理及社会各界正能量人士肖像素描。在总理的故乡江苏淮安,有这么一位专注于创作总理画像并举办过多次总理素描展的画家,不为私利、不为浮名,只为继承恩来精神、弘扬红色文化。他,就是...

06/29

2020

广播里传送出:“现在由我市跳伞运动员张绍俊、梁漪进行单独双人高空跳伞汇报表演。”观众热烈鼓掌……1959年的金秋十月,一条轰动全城的消息传开了,江苏省航空跳伞队、航空模型队要来淮阴表演。这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使全城人民沉浸在喜悦之中,许多人还...

06/29

2020

【题记】岔河古名柘塘。春秋战国时期,先后为吴国、越国、楚国领地。秦朝属淮阴县。后属淮安县、洪泽县。古镇位于白马湖西约十里处,离西边洪泽县城四十余里。古镇三面环水:一条西连洪泽湖,东接白马湖的浔河穿镇而过。将镇上南北向的老街一斩两段,桥北的街...

06/17

2020

我于1962年上小学一年级。只记得二年级“六·一”儿童节之前,老师通知我:“准备入队”。少先队员必须穿白衬衫、蓝裤子。那时候的蓝,好像是是那种浅蓝色,不象现在的藏青蓝。所谓的白衬衫,也远远不象现在服装的白,那种白土布其颜色略显浅黄。即使这样...

06/17

2020

从记事起平桥街从早到晚都是繁华的,去一趟街也是我最向往的。似乎每月都要去一次,因为除夏天外,每月一定要去街上的浴室洗一把澡。那时街道比现在的要短些,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二。最北面就是工具厂,院子很大,里面堆满了收来的废铁,有十几个工人抡着铁锤将...

06/17

2020

“文革”前,清江市数得过来几家照相馆。一是水门桥北、淮海路西的时代照相馆,二是东大街工人文化宫门东的曙光照相馆,三是最有名气的人民南路的亦庐照相馆。亦庐照相馆在“文革”期间改为工农兵照相馆,上世纪八十年代又改回亦庐照相馆的名称了。记的一二年...

06/17

2020

夏收的号子声还没有歇下来,躺在社场上的小麦在烈日下,还没有晒干扬净……大当家的队长就开始张罗着脚踩水车了。脚踩水车是一种引水灌溉的农具。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,农业机械化尚在农人的梦想之中,实木结构的脚踩水车,便成了种植水稻的“救星”。其实,...

06/16

2020

从我记事起,淮剧便一直是我苏北老家乡亲们最痴迷的剧种。童年的时光里弥漫着老淮调委婉、凄美的旋律。三月里春光明媚,小河边老大爷边放羊边哼着“老淮调”;五月里布谷欢鸣,乡场上庄稼汉子边打场边唱着“老淮调”;十月里金风送爽,飘香的果园里婶子们边摘...

06/16

2020

站在常盈桥上。夕阳照着我身后那两幢正在封顶的高楼,高楼的位置是从前的文化宫,文化宫的电影院曾给我带来了许多新奇的感受和乐趣。《闪闪的红星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、以及后来的《瞧这一家子》、《画皮》、《精变》等电影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...
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最新资讯
推荐阅读
运营机构: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